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人物訪談 > 陳錦聯:丹青水墨繪春秋
陳錦聯:丹青水墨繪春秋
作者: 和合承德網   來源:和合承德網   發布時間:2019-11-13 11:15:03

    帝王之都熱河城,因了一座避暑山莊馳名中外,承天鴻運紫塞云煙,不僅山得水氣水得天意,也會養育一批翹楚云集的畫家群。一方熱土下的文人墨客間,陳錦聯卻是個別的存在,其畫風得以獨樹一幟,既因畫品性情自成一家,更因嚴謹的文化自信虔誠的藝術態度,令其成為本土畫家的佼佼者。

    從繪畫角度說,生活于皇城根是極大的幸運。陳錦聯藝術特色的形成,更是因了性情安靜,不與時爭不與事奪,埋頭創作氣定神閑,墨底隨物依勢,不僅形成了皇家氣派深沉的尊貴,并見出品質如蘭的超脫與淡然。如果說這個時代缺少的或許不僅是大師,某種意義缺少的,更是一些潛心陋室安貧守拙的人。作為承德優秀的畫家,陳錦聯以虛靜之心悟萬物,不慍不火不急不躁,款款而行筆墨鋪就人生路,你卻很難說清究竟是苦還是樂。

人生原本一幅畫

    鮮為人知的是,當初幼居京城陳錦聯,不僅能歌擅繪,更因具備天籟般的好歌喉,也成為北京少年宮友誼合唱團一領唱,諸如中央領導周恩來、鄧小平、陳毅、賀龍等先輩,都曾領略少年童真稚氣的歌。但歲月荒唐命運多舛,1965年文革前,12歲的陳錦聯命中注定,隨父母來到熱河城就讀承德二中。但朔風并沒能阻擋與生俱來的天賦,陳錦聯的繪畫備受老師器重,已可受命將偉人畫像描繪得惟妙惟肖。世事無常1970年,再隨問題父母下放灤平縣深山,伴隨艱苦勞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曾經北海頤和園旖旎風光,完全被裊裊炊煙雞鳴狗吠所取代,昔日少年已變成臉色黝黑純粹的勞動者。然而陳錦聯卻始終沒能放棄手中的畫,勞作之余一盞油燈微光閃爍,依舊照亮炊煙裊裊的村莊、河邊楊柳突兀的山峰、山野牧歸的牛羊、鄉間小路以及不夠明亮灰色的天。

    恰是一個雨日淅瀝的午后,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畫家關闊,竟雙腳泥濘邁進低矮茅草屋。陳錦聯正創作一幅“楊子榮打虎上山”,身邊則是一本《徐悲鴻馬圖》,它是姐姐特意從北京書店為弟弟買來的,也正是這本珍貴的畫,使得幾十年后陳錦聯,將《避暑山莊七十二景》之“試馬埭”描繪得栩栩傳神躍然如生。而陳錦聯始終不會忘記的,更是恩師關闊曾仔細端詳眼前的畫,先生目光沉滯贊許有加地對父親說:好好培養吧。這孩子有天賦,懂得專心致志做好每件事,不僅構圖好,更懂得色彩里面有乾坤。殊不知因緣和合伯樂慧眼,窮山僻壤那個普通雨季里,冥冥中已為陳錦聯鎖定了人生大目標。

    盡管生活不會總是充滿陽光,但熱河泉注定有溫暖,羅漢山注定有慈悲,命運之舟同樣也會青睞懷抱理想的人。1974年20歲的陳錦聯,粗糲的面孔早已埋盡歲月滄桑,終憑一幅驚艷的素描考入承德工藝美術廠,從而成為熱河城最早一批美術師。然而生活似乎依在考驗人,1976年歷經考核合格,陳錦聯本該深造河北工藝美術學校,意外的是父親卻突發重病。孝道無邊父親該比讀書更重要,陳錦聯毅然決然放棄學業,開始攻讀中國書畫函授大學,其間不僅被評為優秀學員,作品也成為輔助教學示范畫。真正的社會反響來自1992年中秋,陳錦聯受承德商廈之約,一幅畫直徑2.5米碩大的圓月凌空而出,霓虹斑斕夜色耀眼,愈發顯出闔家團圓的喜慶與祥和。及至翌日清晨南營子大街車水馬龍,人們紛紛停下行走的腳步或自行車,驚訝地贊嘆迎面一塊出神入化大月餅,怎奈它也太搶眼,幾近影響人的日常情緒與交通。

    不以小我觀世界,則必以大氣觀風雨。陳錦聯深知學如弓弩,才如箭鏃,唯以深厚的積淀與修養,方可射得更準或更遠,身邊一本《芥子園畫譜》,幾近成為須臾不離枕邊書。這畫界終生受用之冊,圖自唐宋五代范寬、劉松年、馬遠、荊浩、郭熙、夏圭等名家,春秋數載孤燈月下,陳錦聯日日臨摹接神蓄意,可謂廢寢忘食形銷骨立,不僅對“清初四僧”之石濤倍加崇尚,曉行夜宿搜盡奇峰,對其精辟畫論同樣體悟深刻頗得精髓;而對中國六大山水畫家臨摹,尤受梁樹年、宋文治影響最深,從而形成了畫面清新灑脫飄逸,用筆自然毫無匠氣多以意取。我們完全可以說,陳錦聯的成長只自勤奮與悟性,是在不斷隨力持守汲取大師精華基礎上,于長期潛移默化間,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與氣象。

    歲月無痕光陰無怠,每個人都曾回觀行過的路,尤值稱道的是歷經數載踽踽獨行,陳錦聯的汗水與付出,已使得炫麗之花結出豐盛的果:1993年一幅《瑞雪映山莊》,榮獲承德首屆摩托車杯金獎;1997年適逢香港回歸,河北省總工會、省書協、美協共同組織的書畫大賽中,《雄松鶴舞迎子歸》于萬余作品摘得銀獎;2018年3月,由中國書畫報等舉辦的“全國折扇書畫大展”隆重揭幕,陳錦聯以一幅《清風》脫穎而出再獲“百扇獎”。

    人的價值究竟在哪里?做自己喜歡做、應該做、社會需要做的事,方可成為棟梁材。有人這樣評價陳錦聯:此君身在北方祖籍福建,骨子里依舊充滿南方氣,其畫不僅著墨自然筆法細膩,構圖精妙境界尚雅,且于“自身建立”中尤顯深遠的溫存與和諧美。而在陳錦聯來說,畫作無論獲獎還是民間收藏,只可權當從前的路,重要的是身后更大的抱負與向往里,始終有座避暑山莊在等待。

“七十二景”慰鄉音

    始建于1703年的避暑山莊,“七十二景”獨具特色各領風騷,既囊括了康乾兩代帝王政治夙愿,也以“南雄北秀”詮釋了中華傳統文化之大美。幼年生活于北京的陳錦聯,始終記得18歲那個滿目飄零的深秋,初次邁進一座皇家大山莊,走過水心榭,穿過如意洲,縱目望去山林樹木層巒疊嶂,南山積雪落日余暉,亭臺樓閣湖波蕩漾,再見拔地而起金山島,風鈴依依六和塔,回眸京城不禁感嘆的是,一代帝王留下邊塞“后花園”,竟絕非北海頤和園可比。

    避暑山莊作為世界歷史文化遺產,中國園林藝術薈萃的典范,不僅融入了江南水鄉與草原風情,充滿了建筑、哲學自然美,同時以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,一景一處無不見出皇氣縱生舍我其誰。誠如陳錦聯所悟:山莊無論多龐大,無論具備多少民族性與藝術性,無非兩大要素相支撐:一是巧奪天工的自然景觀,二是著名的康乾“七十二景”;若從德藝踐行角度說,山莊如同一部史詩鴻篇巨制,再創作既需對歷史深刻的感悟解讀,更需宏觀統領微觀把握,唯有抓住不同景觀內在的靈魂,方可表現避暑山莊殊性,而如何為“七十二景”定基調,也是檢驗畫家整體素質的試金石。最終陳錦聯以“建立自己的創作個性,擯棄機械臨摹表面復制,架起一座心靈與歷史對接的橋梁,將現代思維融入傳統美學”,定為繪制《避暑山莊。七十二景》創作大主題。著名畫家關闊多年前字字珠璣:“設若畫山莊,定需建筑與自然景觀渾然天成,方可呈現自然美之態”,也已成為畫家筆下的關鍵詞。

    2015年6月21日,是陳錦聯生命又一個新起點,畫家再也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,即刻進入醞釀已久的創作狀態。優秀的作品也并非隨時可以畫出來,其難度更在于歷經風云數劫,山莊諸多建筑早已消失殆盡,如何使得塵埃遮蔽的歷史再復活,陳錦聯一頭扎進資料堆,仔密查找按圖索驥,遺跡尋蹤踏遍境內山巒溝壑,時常畫完最后一筆月朗星稀,窗外已是一番朦朧幻境在眼前。“七十二景”堪稱一個王朝的縮影,當年建筑大師處處匠心步步稱絕,但創作中陳錦聯用情最深的,既非著名的“煙波致爽”“水心榭”,也非“四面云山”“如意洲”,既非“南山積雪”“煙雨樓”,也非“萬壑松風”“勤政殿”,而是“金山島”、“試馬埭”與“梨花伴月”,這種用情并非刻意,而是冥冥之中似乎有著某種契約在召喚。

    位于“如意洲”以東“金山島”,峻崖峭壁造型奇絕,湖水環抱尤如紫金浮玉,始終被稱為一顆璀璨的明珠。陳錦聯或許嗅到了南方祖籍的氣息,亦或與鎮江“金山”有著天意神交,時常不由自主駐足相望久久難離。隔湖一處群落參差突起,三面環水一側成溪,冷眼看去孤而無寂動靜相合,令人只覺夏日宛若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,冬日則是一副“真”的裸露美。這種長期觀察偶

    然得之驚喜的發現,毫無疑問觸動了畫家柔軟的底線,楹尺間筆下竟一反常態,將湖面慣常朦朧煙雨乾坤大挪移,直推背后更遠的群山仙境中,虛實相間出神入化一座“金山島”,畫家眼里已然看山非山既是山。

    《試馬埭》的馬,看似色調祥和動感十足,背后體現的卻是戰爭。陳錦聯歷來對馬情有獨鐘,多少個清晨或傍晚,畫家站在“北枕雙峰”,放達四目凌空遠眺,薄霧浮動眼前已是“邊塞詩”的長河落日戰馬奔騰,而栩栩如生匹匹生動的馬,卻是低頭凝思或回頭眺望,或迎風馳騁長頸嘶鳴……此時無聲勝有聲,以硝煙散盡后的靜,體現意象之外的動,已經遠遠超出戰爭表面的硝煙與廝殺。同樣不可否認的是,《試馬埭》繪畫語境見出的神韻與唯美,無不源自對《徐悲鴻馬圖》的長期臨摹所啟悟。

    一幅獨具意義的《梨花伴月》,陳錦聯畫得竟是如此一往情深。若說康熙詩意盎然的“梨花伴月”,頗得晚唐詩人鄭谷“月里見梨花”真諦,陳錦聯筆下的“花與月”,卻滲透著此生難忘母子情。創作期相伴更多的,是身患重病年近百歲老母親,窗外落葉蕭蕭殘月當空,孤燈夜下陳錦聯如同我是梨花母是月,何時一個顫抖聲音已響起來,抬眼有些失憶的母親正手扶門框站在那里說:我的兒,還不睡覺嗎?聲音如同窗外微弱的蛩鳴,陳錦聯凝視老母已是百感交集潸然淚下。也正是這2015中秋夜,百歲老母躺在兒子臂彎里,眼望一輪渾圓明亮的月,臉上露出最后一次慰藉與笑容。這樣一個非同尋常團圓夜,月光如水人心憐楚,陳錦聯當即提筆寫下此生唯一一首詩:“中秋月光撒窗簾,侍娘望月倚床前,人生苦短數十載,轉眼暮歲半殘年。善心一生多勞苦,鄰里親朋盡美言,星移斗轉九十九,定讓慈母過百年”……

    繪畫是人類最美的智慧結晶,三百年皇家園林依舊,《避暑山莊·七十二景》古風超然撲面而來,卻是無從煉獄難得涅槃。三年筆墨不尋常,毋庸置疑的是歷經多年淘洗,陳錦聯早已融入歷史大乾坤。“七十二景”技藝嫻熟筆墨嚴謹,構圖精致虛實相承,一處一景恣肆盎然,處處見趣景中呈意,不僅實現了筆蓄以墨墨蘊以情,神韻相合性隨心走,同時也在尊崇傳統繪畫藝術前提下,以帶有創新性的表現拉近了歷史與現實的親近感。而它的現實意義不僅旨在對避暑山莊的再現,也不在于畫家藝術創作追求中,實現了當代思維與傳統文化相結合,重要的是《避暑山莊·七十二景》的完成,畫家不為風雅附庸不為稻粱謀,而是內心使然對一座山莊的“放不下”,其間寒來暑往用情切真,及至最后得以心靈的安頓里,無不承載著對歷史文化玉汝精誠的使命感。2018年10月,因其對繪畫藝術的精深解讀和創作成就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“中國之聲”節目予以專題報道。

    承德正值前所未有文化繁榮期,一幅《避暑山莊·七十二景》圖,既是畫家給予家鄉虔誠的致敬,也是獻給父母永生難忘的情。而今依然故我陳錦聯,素常里無非埋頭耕耘恣意踏歌,及至交朋會友偶有小酌。而我們在社區、在學校、在企業鄉村或更多公益活動中,也會時?匆娝,或心無旁騖信筆揮墨,或抬頭一副淡然安靜的笑。其實我們還可這樣去理解——高格者自必境界遠瞻,以毫無功利至德大善面對日出日落,畫家呈現的作品里,也便是自帶光明一派好芬芳。

陳錦聯簡介

    青年時期得恩師關闊真傳。諸多作品被各界行家收藏。1993年《瑞雪映山莊》,榮獲承德首屆摩托車杯金獎;1997年《雄松鶴舞迎子歸》,獲“迎接香港回歸全國畫展”銀獎;2018年《清風》,獲“全國折扇書畫大展”“百扇獎”。2015至2018年完成《避暑山莊·七十二景》圖。2018年10月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“中國之聲”節目予以專題報道。

>>>更多精彩內容請進入承德好人網<<<
更多>>人物訪談推薦
更多>>優秀志愿者
更多>>愛心單位
更多>>戰略聯盟
網址導航
指導單位:承德市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新聞熱線:0314-2562918    愛心熱線:18231459858
版權所有:承德好人網 備案號:冀ICP備13006836號-1
香港麻将台湾麻将